微信

与疫情赛跑 上半年财产险业务稳步回暖

证券公司07-06 10:22

  2022年上半年,我国经济面临着国际环境复杂严峻、国内疫情多点散发等多重考验。面对重重考验,本就处于转型发展阵痛期的保险业,对于走高质量发展之路不动摇、对于支持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不松懈,在助企纾困、提升服务乡村振兴质效、助力“新市民”在城镇安居创业、应对重大突发灾害事故中,充分发挥了保险作为经济“助推器”、社会“减震器”的独特作用。

  今日起,《保险周刊》将开设“2022上半年保险业盘点”栏目,从财产险、人身险业务发展,多措并举服务民生、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等方面,盘点上半年保险业的得与失,展望下半年保险业的机遇与挑战。

  2022年进入下半年,经历疫情影响,稳增长的共识空前高涨。5月以来,各地疫情陆续得到有效控制,大幅缓解了疫情对财险公司保费的负面影响。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今年前5个月,保险业累计实现原保费收入2.4万亿元,同比增长4.7%。其中,财产险公司累计实现原保费收入6472亿元,同比增长8.5%。上市险企披露的数据显示,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产险累计保费增速分别为10%、8.4%、9.6%,较去年同期的1%、-8.8%、7.2%呈现不同程度的改善。

  车险业务:增速回升

  从车险累计保费收入来看,随着车险综合改革周期性影响逐渐消除,2022年1月至3月,保险行业车险保费收入1965亿元,同比增速为8.09%,较去年同期上升14.95百分点。4月,受乘用车销量下滑及部分地区疫情影响,车险保费增速下降。而随着多地陆续复工复产,车险保费收入也在5月开始恢复。

  从车均保费角度看,2021年,因车险综合改革降低附加费用率,并且降低自主定价系数的下限,导致行业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加剧,车均保费整体同比下降21%,当年车险保费增速为-5.7%。而在车险综合改革实施一年后,较高的综合成本率倒逼行业竞争趋于理性,同时,第三者责任险保额的增长推动车均保费略有提升,利好车险保费增长。

  从机动车保有量角度看,2022年一季度全国新注册登记机动车934万辆,虽然4月份、5月份疫情散发导致新车销量有所下降,但降幅由4月份的-35.4%缩窄至5月份的-16.9%。随着6月份疫情已经明显得到控制,且不同城市纷纷推出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这些因素都有望推动新车销量回暖,推动机动车保有量增长。

  车险综合改革引导财产险公司降低费用率、提升赔付率。“我们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改革前后行业的综合成本率情况,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产险综合成本率情况及其市场份额,推算出中小险企综合成本率由改革前的102.6%上升至改革后的108.1%,费用率由改革前的56.4%下降至改革后的31.3%,但赔付率由56.4%提升至76.9%。” 广发证券 分析师陈福分析称,从数据来看,中小险企车险业务承保大幅亏损,即便是加上投资收益率,也无法实现盈利。因此,中小险企势必选择通过降低综合成本率以达到盈利的目标,接下来,有望进一步降低费用投放力度,或者提升自主定价系数来提高车均保费。而对于整个行业而言,车险市场竞争的缓和将推动行业费用率降低,承保利润率提升。

  目前,车险保费收入已经呈复苏好转态势。国家推出600亿元车辆购置税补贴优惠政策促进新车销售,预计下半年车险保费收入增速将逐步提升。

  非车险业务:稳定增长

  非车险保费收入增速与宏观经济及政策挂钩,宏观经济影响企业的效益及地方财政,进而影响企业对保险的需求和地方政策对政府性险种的补贴。2022年上半年,受疫情、地方财政收入压力的影响,非车险保费也面临着一定的压力。

  不过,银保监会数据显示,非车险保持稳定增长。受益于政策支持,农业保险、意外健康险保持稳定增长,去年盈利能力较差的责任险增速较低。从人保财险的数据来看,今年前5个月,人保财险非车险保费增速为13.5%,继续维持两位数增长。

  非车险业务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大型险企的大力推动。大型险企在网点、定价、风险分散、专业能力等方面优势明显,且短期内难以被撼动。一方面,非车险产品非常丰富,需要多种专业能力方可设计产品;另一方面,非车险中政策性险种占比较高,而大型险企凭借和地方政府的多年合作关系获得先发优势。另外,大型险企在全国范围内经营非车险业务,可以在更大范围分散风险,降低单一时间、单一地区对其非车险业务的冲击。

  以人保财险为例,过去两年信用保证保险、农业保险、企业财产险均出现过承保亏损。2022年,该公司将重心放在非车险的降赔减损,预计非车险保费增速维持稳定增长。今年前5个月,该公司非车险保费增速为13.5%,高于去年同期的12.6%,也高于行业增速,在上市财险公司中居首。

   长江证券 研报称,由于信用环境改善,信用保险赔付相对去年也有所改善,对于业绩的负面影响将大幅减弱。同时,产险公司未来可积极关注农业保险、责任险的发展机遇。

  竞争格局:龙头险企优势明显

  从行业整体情况来看,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产险等大型财产险公司具有品牌、服务、规模等优势,另外,车险综合改革进一步放大了大型财产险公司的优势。

  车险是标准化产品,价格和服务是消费者选择的重要依据。车险综合改革后,附加费用率的降低缩小了费用调整的空间,弱化了中小保险公司竞争力,而大型财产险公司遍布全国的营业网点,可以更快地响应消费者的服务需求。因此,在价格趋同的背景下,大型财产险公司凭借品牌和服务优势,有望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

  从盈利能力角度看,大型财产险公司具有规模及数据优势,盈利能力更强。大公司保费规模较大摊薄了每一张保单的固定成本,费用率有望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另外,由于数据及科技手段的加持,精准定价将助大公司更好地管控赔付率。

  银保监会于2021年12月底发布《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监管规则(II)》。偿二代二期规则以引导保险业回归保障本源、专注主业,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有效防范和化解保险业风险,落实扩大对外开放决策部署为目标,进一步提升偿付能力监管制度的科学性、有效性和全面性。由于二期规则较一期规则发生了重大变化,受偿二代二期规则变化影响,各类保险公司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根据银保监会要求,保险公司自2022年第一季度起执行偿二代二期规则。根据险企公布的2022年一季度偿付能力季度报告,八成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出现下滑。其中,财险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普遍呈下行趋势。在上市险企中,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从高到低依次为人保财险、太保产险、平安财险。

  业内人士认为,偿二代二期规则实施后,资本认定趋严趋紧,保险风险的最低资本也在增加,监管规则切换后几乎所有险企都会受到影响,为了满足监管合规要求,后续很多险企不得不采取增资、发行资本补充债等“补血”措施。

  太保产险董事长顾越分析称,疫情等综合因素对今年产险市场带来很大影响,主要体现在增量市场有所减少,投保人保险意愿下降,市场信用风险上升。未来将加强对市场的研判,抓住存量市场,关注增量市场,聚焦风险变化,不断推进可持续的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