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地产里摔跤的金融机构 开始想办法溜了

基金管理公司01-22 18:08

开户立享股友群畅聊,投资交易不再孤单>>>

  每到年底审计,金融界多少有些“风声鹤唳”。

  1月20日,财通基金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王家俊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月17日传 中泰证券 前首席策略分析师陈龙及团队被抓;

  1月14日,安信证券及其投行负责人被监管、两保代被驱逐出行业…

  若再加上11月公开被有关方面带走的 光大证券 前董事长薛峰,近月已有不少于6家金融机构负责人因咎被查。

  

  据悉,王家俊在财通任职期间,以各类债为主的固收类产品成为了公司规模增长的主要来源。其中不无房地产为标的的项目。

  此前,瑞银资产管理董事总经理兼亚洲信贷组合经理RossDilkes即将离职时,市场消息称原因是其担任首席基金经理的亚洲高收益债券基金对恒大、佳兆业等中国房企持有大量的敞口。

  这些现象不禁让人心生疑问,在房地产风险集中爆发期,金融霸霸们的“犯错”多少和房地产有关?

  数据显示,A股上市房企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有险资已降至14家,是2015年的一半。金融霸霸们离开地产,背后藏有多少故事?

  思考这些问题,或许可以先看看今年金融机构与房企的几种主要纠纷、主要解法,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折射着地产危机对金融机构的真实冲击。

  捅刀型

  地产企业的“群体化风险”,点燃了部分金融机构的敏感神经。

  1月6日, 华夏银行 佛山分行被佛山市住建局通报,起因是其未经监管各方同意,擅自将佳兆业悦峰项目的商品房预售款从专用账户划出,违反规定且拒不改正。

  

  尽管金融机构在本轮地产风险出清过程中多有损伤,但“监守自盗”的鲜少有之。

  据了解,华夏银行佛山分行不止是预售资金监管方,更是债权人。在佳兆业深陷流动性风险之际,如此作为或为确保自身权益不受损害。

  只不过,本已停工的悦峰项目,复工交楼或许又要推迟了。

  自暴雷以来,佳兆业不是第一次被金融机构“捅刀”了。

  2021年11月24日,佳兆业与合凡资产上演了一出“丢失的保险箱”。

  彼时,合凡称佳兆业擅自搬走存放营业执照、公章等共管物品的保险箱,并报了警。

  随后,一份佳兆业与合凡解除投资协议的公告刷屏。公告中,佳兆业诉合凡未按协议约定足额支付投资款项,违规超额诉前查封在售房产等,造成了恶劣后果。

  

  最终,深圳南湖派出所现场调查取证,结果是保险柜依然完好,并未在合凡不知情的背景下被打开。

  “罗生门”事件就此戛然而止,但佳兆业的评级及维权事件却在持续发酵。

  见势不妙,想要提前脱身的何止华夏与合凡。

  1月6日,中诚信托发布临时公告称,世茂系两家企业未能按时补足信托差额,造成相应信托产品出现实质性违约。

  然而,从随后世茂的回应来看,隐晦地指向了该笔信托尚未到期,中诚信托因为某些原因提前催款。

  值得一提的是,事发之际,世茂陷入流动性风险的传闻正烈。也因此,世茂股债双杀。

  共患难型

  同样的境遇, 陆家嘴 信托与国通信托则给出了全然不同的解法。

  世茂这一轮的流动性危机最先起于陆家嘴信托,发酵于国通信托。

  彼时,市场先后出现世茂正在与陆家嘴信托、国通信托谈延期的传言。但很快,世茂、陆家嘴信托,以及国通信托均发布公告辟谣,称双方合作正常,不存在逾期或需要延期偿付的情况。

  一场危机,无声消弭。

  1月17日,在“平裕5优”管理人 华泰证券 和“鑫荃1优”的管理人 中信建投 的召集下,世茂两笔ABS展期兑付方案全部通过。

  这也为后续世茂解决流动性问题,提供了更多的时间和可能。

  而就在世茂债券展期通过的同一天,恒大旗下的昆明恒拓置业和盈沁房地产的大股东从恒大悄然变为了五矿信托。

  作为恒大的主要债权方之一,显然五矿信托这次的选择是“白武士”。

  五矿信托回应称,面对恒大集团项目风险,五矿信托提高政治站位,始终以“保交楼、保民生、保稳定”为行动纲领,以维护投资人的利益为首要目标,积极寻求资产的多元化应对和化解路径。

  凤凰网风财讯也注意到,近日禹洲、祥生等房企的多笔美元债都成功展期了,境内外投资者在面对房企流动性风险时,似乎正在愈发偏向于“和解”,而非暴雷前期的“同归于尽”。

  和离型

  相比捅刀者和白武士,金融机构认亏离场或者是走法律程序,是更为“常规”的选择。

  比如,泰康系抛售 阳光城 股权,套现离场。

  这笔交易,泰康系亏损约17亿元。

  而据1月19日,泰康养老保险的公告显示,损失额达到了公司上季度末净资产总额的10.64%。

  雷暴之下,与地产分道扬镳的险资,又何止于泰康。

   中国人寿 连续五个季度减持万科,大家人寿减持 金地集团 ,前海人寿大幅减持 华侨城A ……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A股上市房企中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仅有14家出现了险资身影,较2015年末直接砍半。

  与险资普遍的“亏损自担”不同的是,券商大都选择了走法律程序。

  以东海证券为例。

  1月10日,东海证券一纸诉状将 蓝光发展 诉至法庭,要求其支付债券本金、利息及滞纳金合计1.18亿元。

  蓝光发展亦是本轮危机中,伤势最重的房企之一。

  先后踩雷了三盛宏业和正源地产的 西南证券 ,同样如此路径。

  显然,地产赛道跌倒后,金融机构或捅刀,或共患难,或离场,姿势各有不同,却无分是非好坏。毕竟,当风险来临之际,选择自保是本分,共患难是情分。

  只不过,如今情形下,情分显得尤为难得。